请输入正确的邮箱
区分大小写/不超过11个字符
输入8-16位密码
两次密码不同
完成注册
注册即代表您同意旅行荚用户条款

若尔盖草原之行(二)

2014-07-17 by: 青山依旧—黄显德

2018-04-09 15:03:59

  • 144阅
  • 3赞
  • 0评论
  • 出发时间:2014-07-17
  • 出发地点:若尔盖
  • 目的地点:若尔盖

若尔盖草原之行(二)

行程单删除
  • D101-21

    上海莫斯科

    上海奥斯陆

    奥斯陆

  • D201-22

    上海莫斯科

    奥斯陆

  • D301-22

    上海莫斯科

    奥斯陆

查看全部行程
  • D401-21

    上海莫斯科

    上海奥斯陆

    奥斯陆

  • D501-22

    上海莫斯科

    奥斯陆

  • D601-22

    上海莫斯科

    奥斯陆

题记

日出天地惊,湾现宇宙穷。草原风情燃起,民族情怀尽孕。这就是若尔盖草原。

第二天:

观日出

纵览九曲黄河第一湾


若尔盖草原之行(二)

 

昨日,观赏了高原的壮阔和草原的漭荡,也观看了“万山红遍”的落日余晖,我们心潮起伏,难以平静。今早,我们又将观看草原日出和九曲黄河第一湾,是否也能找到震撼的感觉呢?

据说,看九曲黄河第一湾,最好的地方是在索克藏寺后面小山的山顶上。索克藏寺位于唐克乡以北9公里,面向九曲黄河第一湾,是藏传佛教中著名的寺院。它始建于1658年,面积7.6万平方米,有200多位僧人。寺院的建筑依山而建,雄伟壮观,山坡下方还建有僧侣居室,整片建筑错落有致。殿堂里有金银制作佛像和泥陶制作佛像千余尊,充满了神秘和神圣。雄壮的寺庙、精致的佛像、恢宏的殿堂以及祥和的气氛,承载了这里的人们几百年的信仰和寄托。寺庙后面的小山,就是欣赏九曲黄河第一湾的最佳地方。曼妙婉约的黄河曲线,与镶嵌山腰的寺庙,相互映衬,构成了让人留恋的世外桃源。这是一个海拔接近4000米的地方,每往山上走一步,都很吃力。我们当中有人高原反应,不想去那里看第一湾,就顺便问了一下宾馆服务员,这附近有没有地方可看第一湾?那服务员说有,并打了一个电话。一会儿,便来了一位老乡,他说他可以带我们到另外一个地方看日出和第一湾,山不高,不费劲,保证看到绝佳效果。于是,我们就同意了,并约定好第二天早上五点出发。

 

跨过草地看日出

 

时间:2014年7月17日早上5:00时分

地点:山上、九曲黄河第一湾

内容:摘自《旅行的幽思》(黄显德著,文化发展出版社,2016年10月第一版),照片是本次增加的,文字有删减改动。

 

17日早上五点,天还没亮,空气清凉。我们便由那位老乡带路,驱车越过白河桥再往上游方向超小路过草地,一路颠簸,一路泥沼,好不容易到了一个小山坡,原以为到了。可是,那位老乡说,对面的山顶才是最佳观看点,所以大家还要步行穿越前面这片草丛。此时,万籁俱静,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犬叫声。我们站在山坡上,无奈地望着两山之间茂密的草丛,心里茫然,便忧从中来:一忧无路可走,二忧泥沼危险,三忧白雾迷茫。怎么办?“绝美的风景,多在奇险的山川;绝壮的音乐,多是悲凉的韵调;高尚的生活,常在壮烈的牺牲中。”李大钊先生的一席话足以激励人们用壮烈的人生“延长生命的音响和光华”。于是,我们鼓足勇气,抬腿迈向了深深的草丛……



这里的草丛,繁茂密盛,身长刺人,布满了山间,湮没了无路可走的行人。我们就在这一片雾深露重、泥沼遍布中蹒跚前行,一路走一路披荆斩棘,高一脚矮一脚,跌跌撞撞,歪歪倒倒,向着对面的山不断挺进。一会儿,裤腿湿了,鞋袜也湿了。在行进中,不见身影,只闻压草开路之声,唯恐走失队员,便一路招呼前行。这里的云雾,笼罩着一切,延展飞舞,翻转漫卷,时而升腾、时而降落,忽左忽右、忽近忽远,扑朔迷离,似热情的主人欢迎远客的驾临,又像唐人贺老“笑问客从何处来?”一路上,夏季草原上特有的寒冷一直伴随我们、袭扰我们,让我们既倍感新鲜,又苦不堪言。“纵使晴明无雨色,入云深处亦沾衣”,一句唐朝诗人张旭的诗正好道出了这样的天气和感受。大家在草丛中折腾来折腾去,终于冲出了“黎明前的黑暗”,摇摇晃晃地走出了这片草地,虽然一路清凉的露珠湿透了全身,看起来个个都狼狈不堪,但是每个人都有走完“万里长征”的如释重负之感,轻松自在,坦然舒心!



跨过碎石铺就的公路,就是目的地的山脚。我们站在公路上稍作歇息,一阵清风拂面,寒意浓浓,侵扰着大家有些心绪不宁。不过,即将到达“圣地”的那种渴望在内心深处涌起的热腾却让大家兴奋不已,情趣高昂。于是,大家你追我赶,直奔山顶。爬上山顶,白雾出山巅,我们茫然地望着眼前漂浮不定的茫茫云海,一种唐代诗人韩愈“浮云柳絮无根蒂,天地阔远随飞扬”的飘逸之感油然而生,一种南宋词人吴潜“万事不禁双鬓改,谁念我、此时情”的超然欣喜顿涌心头。在一片茫雾里,分不清远山近水,只觉天地一体,浑然朦胧。也许,欧阳修“风霜高洁”,等待的是“水落而石出”;也许,苏东坡“白露横江”,期待的是“水光接天”。然而,我们也不为别的,只为日出而等待,只为九曲黄河第一湾而在牛斗之间徘徊,祈盼那一伟大时刻的来临,于是,在间歇里便有了唐人贺老那样“近来人事半销磨”之感!刚刚席地而坐,山沿边上一根不知何人何时架牵的钢丝凸现眼前,大家惊喜而兴奋,遂将湿鞋湿袜脱下,挂晒起来。歇息了一会儿,湿透的全身让我们真正感觉有些冰冷,还有徐徐吹来的拂晓清风,寒气逼人,更让我们感到“雪上加霜”!这里,天气清冷,晨露沾地,晓风刺面,曙色洒落,江天摇晃,一派浑然。也许,一千多年前的南朝诗人何逊先生理解我们,唱出了“露清晓风冷,天曙江晃爽”的诗句,表达了我们此时的感受,也极力渲染了拂晓时的山水奇观。如此贴切的描绘,难道何老先生在一千多年前就曾到过这里?夜色渐渐褪去,东方露出鱼肚白。不过,依然辨不清山水,只看到在浅蓝的天空下,白雾越来越厚重、云海越来越飘渺不定,让人深感高原气象万千的变幻莫测。“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;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”,曹操的《观沧海》,道出了这里如此吞吐宇宙的浩瀚气势。此时的大家除了无限感慨之外,只有顶住寒气静静地引颈期待……



站在如此合适的“观景台”上,我们的身心融进了宇宙,我们的灵魂在宇宙中跳跃,我们的思绪在星际间穿越……突然间,东方一片鹅黄,呈现浩瀚的天空。如此柔壮之美,是我们在内地从未见过的天地间最美的景色,它像刚出生不久的小鹅仔,身着柔嫩的黄绒,一扑一拐,伴着清脆的天籁之声,徐徐走向它的世界。慢慢冒出地平面的晨曦,绽露一丝惺忪的睡眼,射出了淡红淡红的光,在云层和雾霭遮挡下,尽显朦胧之妙、羞怯之美。这时,大地上初醒的万物生机,也许正在全力张开全身器官,贪婪地享受着在8分20秒前旅行了1.5亿公里的第一缕阳光。淡红的天空逐渐变成了粉红,尚未脱离地平线的晨曦,像蒙着面纱的含羞少女,半遮面孔,悄悄地好奇地窥视着人间万物。一切都那么新鲜自然,一切又都那么令人胆颤心怯,让含羞的少女像偶遇心仪的人,倏然脸挂桃红,鲜润一般。不知是渴望爱情的力量,还是追求幸福的动力,含羞少女似放大了胆子、鼓足了勇气,以每秒11.2公里的第二宇宙速度沿抛物线猛然挣脱了地球的引力,噌地一下升出了地平面,浅浅的紫红像海棠一样妩媚娇艳,一闪而过,紧接着像鲜红的樱桃一样红嫩无比。这早已没有了少女的羞色,俨然从童话里走出的公主,露出了秀丽端庄、红润厚圆的脸庞,水灵的大眼疑惑地直视着地面,似乎在“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?”冉冉升起的旭日,悬挂半天,艳丽的深红将天空映得绯红,射出辐射状的光芒,在淡云轻雾的装点下,万物复苏,生机盎然,整个宇宙呈现出“霞光万道侵云汉,瑞气千条锁太空”的壮美图景。此时的草原,万象丛生,“曙霞攒旭日,浮景弄晴川”,唐朝诗人石殷士的诗句道出了此番日出的景象。





日出到处都可以看,日落也是如此。但是,在这里看到的日出与在白河桥上看到的日落,却是格外的壮观,两者只是在感官上有所不同,那初升的旭日显得娇嗔和憨态一些,显然没有落日的成熟和稳健。在日出中,因为旭日的瑞气和霞光饱含生机盎然的壮美,反应的是如唐人白居易所言“日出江花红胜火”的火热之美,所以总会给人几分稚嫩、几分浅薄、几分短暂;在日落中,因为落日的余晖和晚霞透射出柔静秀雅的壮美,反应的是如唐人李商隐所言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的凄苦之美,所以总会给人几许凄凉、几许寂寞、几许无奈。日出而日落,日落而日出,如此的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这样的“复”,是太阳内部核聚变的“复”,是地球自转的“复”,也是地球公转的“复”。每一次的“复”,都呈现惊天动地之后的壮美与凄美,都呈现万千变化之后的激荡与宁静。因“变”而有“复”,“复”充满了“变”,“变”是不变的、是永恒的。难道其中深藏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的抗争,抑或蕴含“心有定境,不住因果”的禅意?

 

拨开云雾纵览九曲黄河第一湾

 

时间:2014年7月17日早上5:00时分

地点:山上、九曲黄河第一湾

内容:摘自《旅行的幽思》(黄显德著,文化发展出版社,2016年10月第一版),照片是本次增加的,文字有删减改动。

 

太阳初升,寒气减退,云雾渐远。那残留于半坡上的几抹白雾在阳光照射下泛起了多样的彩虹,出现了无雨飞长虹、半红半紫挂山腰的美丽景象,让几位女同志高兴得跳了起来,高喊“那是佛光,那是佛光。”但愿“佛光”的出现,会护佑我们这一行虔诚的人们!南朝诗人何逊的“远天去浮云”,道出了草原上朦胧中的一派辽阔景象、茫然中的一派盎然生机。何老的“相望空延颈”,也恰好表达了我们此时的渴望已久之心和翘首以待之情。渐渐地,那草原上几座不高的山丘隐约跃入眼帘,那几个相隔不远的村庄也渐入眼底,那壮观的九曲黄河第一湾已然若隐若现。




云依然在飘,雾依旧朦胧,我们的心在欢快激荡!

隐隐约约中,黄河自天西而东,迂回曲折,从甘肃一侧流经此地,白河在索克藏寺院旁边轻轻汇入湾顶,就像失去母亲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母亲,而黄河就像失去孩子的母亲终于找回了孩子,倏然转身300多公里又飘回了故乡——青海,就在这黄河转身的地方形成了雄浑壮美的九曲黄河第一湾。此时,在旭日的光耀下,在淡烟轻雾的笼罩中,九曲黄河第一湾的庐山真面目终于可以略见一斑了。她,似披着轻纱的少女,羞羞答答,不谙世事,一副娇嗔憨态的样子;她,又宛如唐人白居易笔下矜持的琵琶女,因命运多舛而沦落天涯,虽然饱经风霜却依旧孤傲而娇羞,所以在复杂而激烈的矛盾心态中才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”。她有时像来自小户人家的闺房之秀,清雅而不孤寒,秀丽而不妖媚,性情活拨,楚楚动人,默默地享受着凡尘俗世的爱恋;她有时又像来自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,知书而达理,喜行而不言色,气质沉稳,清心玉映,静静地感受着烈焰奔腾的柏拉图之爱!





慢慢地,“寒潭见底清,风色极天净”,一句南朝诗人何逊的诗,道出了此时草原上风清气正的无边光景。极目远眺,但见黄河婉蜒折北而逝,白河逶迤直达天际,苍苍茫茫,优雅别致。两河在阳光下泛起耀眼的粼光,风姿绰约,俨然一对情侣,恩恩爱爱,自由地舒展、蜿蜒地前行,似哈达,似玉带,似长龙,似飞天飘带,从天之尽头飘然而来,悠远婉约。此番景象,莫不让人油然而生飘逸之感、膜拜之感,感叹天工巧作、人间奇迹!当细细观看,“日华川上动,风光草际浮”,当年谢眺先生描绘的景象顿现眼前。曲折的河水,水流舒缓,将这片草地分割成无数的山丘小岛、绿洲小滩,红柳成林,水鸟翔集,渔舟横渡,所有的一切皆浮于水上,又隐遁其中,似幻似梦,如海市辰楼,难怪被中外科学家誉为“宇宙中的庄严幻景”。在弯弯曲曲、好像没有河堤的两边,草木青青,野花遍地,“野芳发而幽香,佳木秀繁荫”,欧阳修如此的唱叹,给我们以回归大自然的清幽感觉,让我们的心灵得到前所未有的释放。再看,簇簇帐篷,缕缕炊烟,闲云野鹤,短笛牧歌,骏马驰骋,牛羊点点,这一切又都那么自然地依偎于古老多情的黄河,那么和谐地相伴于一望无垠的大草原。连绵的山丘上,古寺白塔的高高耸立,在几抹淡烟轻雾中时隐时现,不经意地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。纵眼望去,如诗如画,美不胜收,那广袤无垠、生机勃勃的原野,那辽阔浩瀚、气象万千的苍天,与世代农耕放牧在这里的先辈,与世代繁衍生息在这里的人们,好像孪生姊妹,相生相融,相得益彰,彰显出了一种天人合一的思想。这是否就是中国古代哲学追求的最高境界?




至此,整幅画面宛如诗一般的清清江水,内敛而平静。然而,又像隐藏于地壳的岩浆,暗流涌动,喷薄欲出。这时,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我们中华文化里那股刚健有为、和谐中庸、崇德利用、天人协调的基本精神。这是一种伟大的精神,是一种独立自主、催人奋进的精神。黄河,伟大的母亲河,从天上飘来,归入大海,时而柔美婉约,时而刚劲粗犷,她所展现的正是这样一种作为中国文化精神重要组成的黄河精神,让人心潮起伏,思绪万千。“九曲黄河万里沙,浪淘风簸自天涯”,一句唐朝诗人刘禹锡的诗歌,写出了黄河的悠远、黄河的博大、黄河的雄壮、黄河的气势。这种情势在九曲黄河第一湾和壶口瀑布两处展示得淋漓尽致。看看吧,九曲黄河第一湾以大度的姿态、平和的心态展现了“宁静致远”的阴柔静谧之美,让人感悟到她血脉中的那份坚实力量,如唐人李白所唱“黄河西来决昆仑,咆哮万里触龙门”。一曲传唱千百年的《格萨尔王说唱》,唱出了黄河草原的辽阔与宽厚,唱出了九曲黄河第一湾那气吞万里、平和柔静的悠远与博大。再看看壶口瀑布,她以大气的姿态、豪迈的心态展现了“灵动飞扬”的阳刚之气,它与九曲黄河第一湾在地图上恰似形成《周易》中的阴阳太极图,让人感悟到她骨子里的那份宏伟气势,如明人刘子诚所写“涌来万岛排空势,卷作千雷震地声”。一曲传唱千百年的《黄河船夫曲》,唱出了黄河母亲的坚韧与厚实,唱出了壶口瀑布那万马奔腾、排山倒海的气势与强劲。九曲黄河第一湾那从容不迫的风度,与壶口瀑布那雄浑天成的气魄,共同构成了黄河母亲的性格品质,如明代诗人所写“源出昆仑衍大流,玉关九转一壶收。”诗意所表达的正是:有放有收、收放自如,有猛有缓、猛缓有节,有动有静、动静得体,有刚有柔、刚柔并济。这也许就是对黄河精神的最好诠释。




这时,附近的云雾已散去,只剩远处在飘逸,我们也准备往回走。在下山途中,我们依然像来时一样兴致勃勃,雅兴丝毫没有消减,边走边唱,蹦蹦跳跳,犹如顽皮的孩子。到了一个相对平缓的斜坡,几位女同胞干脆脱去了外套,即兴跳起舞来,虽然舞姿不一,表情不一,但各自的神态惟妙惟肖,有的如白鹤展翅,有的如金鸡独立,有的像孔雀开屏。也许,她们此时想要表达的就是对黄河母亲的崇敬和爱戴,就是对这一片天地的敬仰和期盼!跳着跳着,她们当中舞蹈细胞多的就带头统一舞姿,手把手地教,她们都感觉很好,很快就编排成功了。此时,高悬的太阳在浩瀚浑浊的天空中像白色的圆盘,周边逐渐形成了一圈粉红的光环,放射出不太刺眼的光芒,将女人们投射成清晰的剪影,十分美丽动人。河谷中、山谷中朦胧零散的云烟雾霭逐渐交汇,形成一条雄厚壮实的白龙,沿对面连绵的山脉悠然摆动,慢慢游出宽阔的草原;对面的山脉在厚实的云雾中露出清晰的山脊,恰似一条巨大的苍龙在与白龙相互依偎,并肩前行。双龙的摇头摆尾,女人的翩翩起舞,绘出了龙飞凤舞的精彩画面,让人好生感动!于是,所有的男士都在旁边忙个不停,有的在保管衣服、包包,有的在不同角度拍照、录像,希望能留住这美丽的瞬间和迷人的倩影。苏东坡写下的“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”,或许就是此时的真实写照!如此的情景,是否让我们想起了龙凤的传人,又是否让我们追忆起那遥远年代的风姓祖先?此时,假如想为自己的记忆深处留下一段精彩的人生片段,假如想为自己的心灵世界留住一片珍贵的情感空间,这样的情景,或许可以成为最好的选择!




“风在吼,马在叫,黄河在咆哮。”这是人民音乐家冼星海在民族危亡之际创作的黄河大合唱中的几句,唱出了古老黄河的磅礴气势和博大情怀,也激发了万众一心、同仇敌忾的抗战热情。今天唱来,仍然激情涌动,荡气回肠。站在这里,遥想古老的黄河,一路走来,不知承载过多少敦实厚重的历史,又不知见证过多少惊天动地的奇迹?奔腾不息的黄水赋予了中华儿女炽热的情感和聪颖的智慧,滚滚翻腾的黄沙飘荡着古老民族唱不完的歌谣和讲不完的故事,九曲黄河第一湾必将承载着这个古老民族对未来的无限希冀与憧憬,定将绽放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万丈光芒!

 


~THE END~

发表
  • "

相关目的地

印度

  • 关注我们

  • 旅行荚公众号
  • 旅行荚内测群

版权所有:旅行荚Copyright © 2019, triptoter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蜀ICP备17032384号